瑞优礼品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字幕机是“搞笑”的绊脚石?“国际喜剧节”探

作者:佚名 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2 00:40    

向来追求“原汁原味”的日本《吉本新喜剧》在海外演出,无论是哪个国家,都从不使用字幕机,依然让人笑出腹肌。破天荒第一次,昨晚“演艺大世界·2019第五届国际喜剧节”的开幕大戏《吉本新喜剧~60周年 so what!》,使用了字幕机。事实上,世界的笑声正在和中国接轨,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语言问题,笑是世界通用的语言。明明已经戳中了笑点,还要什么字幕机?需要还是不需要,你怎么看?

就拿这部开幕大戏《吉本新喜剧~60周年 so what!》来说,有必要先介绍一些这个作品的背景。 该剧出自日本无人不知的吉本兴业剧团,已有107年历史的剧团,既是日本最古老的艺能事务所,也是日本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。 在日本,《吉本新喜剧》还拥有12座直营剧场,采用每周演出5天、第6天录制、第7天在电视台播出的模式进行运作,每周更换一次剧目,创作力惊人。每年,到剧场观看《吉本新喜剧》的观众人数就超过了100万人次。这次来到上海演出,不少观众表示,能有机会在上海体验一次日式喜剧,非常难得!

过去,吉本兴业无论到哪个国家演出都从不使用字幕机。这次为了让中国观众有更好的观剧体验,剧团打破百年惯例,花重金把剧本翻译成中文,在正式演出时用上了字幕机,这也显示出吉本兴业剧团对上海演出市场的偏爱。只不过原汁原味的日式笑梗经过字幕机的“二次加工”,味道难免缺了一点。

其实,本次国际喜剧节上的不少有趣的作品都并不依赖字幕机。譬如瑞典惊奇魔戏团科技新马戏《我是大人物》玩出新境界,糅合了杂技、音乐和高科技的耍宝;日本幻影剧团《手影奇妙夜》一灯一幕玩起“影子戏法”;加拿大《你是演奏家2》打破台上演台下看的传统模式;《美术馆奇妙夜·星夜》则通过两位美国演员和一位中国钢琴师的联袂演绎,让艺术大师们的画作纷纷“复活”。唯美艺术又生动活泼的魔术形式,让孩子们在有趣、新奇的情境中,感受多方位的艺术熏陶。

既然在中国的上海举办喜剧节,本土的喜剧作品自然应该向世界展现一下中国的“搞笑”实力,国有院团和民营院团纷纷拿出看家好戏展现本土实力,以作品说话证明久演不衰自有道理。

相声可谓是中国人最喜闻乐见的搞笑形式之一。赖声川的经典相声剧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,是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20年后的再度回归。相声的“小包袱”连接着戏剧的“大包袱”,前后照应、畅论古今,将再次让上海观众感受这种创作方式匠心独运、永不过时。

身为国际喜剧节艺委会主席的陈佩斯将再携《戏台》来到上海舞台。从2015年创排至今,《戏台》仅仅几年就火遍大江南北,情节跌宕起伏,充满了陈佩斯式的黑色幽默与讽刺,老少咸宜。

此外,上海本土喜剧也打出传统特色牌。《好“孕”三十六计》《阮继凯专场》将以海派滑稽戳中观众笑点,越剧《碧玉簪》等则既是对传统文化的一次传承和发扬,也让观众在开怀大笑中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。

而无论是相声小品还是滑稽戏甚至是越剧……要让世界观众笑出“腹肌”,可能字幕机要占大半功劳。

当然,中国也有很棒的作品突破语言的限制,比如 《小巴腊子流浪记》回溯经典,主角原型来自张乐平的《三毛流浪记》,剧中的分吃浆糊、勒紧裤带回忆美味、拉黄包车、学剃头等场景,让所有的成人观众都想起了那部耳熟能详的漫画。

“未来,还希望把喜剧节打造成一个能生产和孵化喜剧剧目的平台,激发更多的创作能量,把更多喜剧作品推向世界,为打造演艺大世界作出努力。”上海国际喜剧节总监喻荣军表示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 海南瑞优礼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友情链接: 长沙智能家居 瑞维拓 重庆西服定制 杭州内墙涂料 天津环保公司